科学人文

当前位置:首页 >科学人文 >科技人物 >苏青:将心比心的爱才社长

苏青:将心比心的爱才社长

      我跟苏青相识是在2000年,记得是我的博士师兄孔昭君引见的。当时苏青刚任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社长不久,在此之前他好像在校办任主任之职。

     

      苏青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个文化人,根本不像领导。他为人处事非常谦和,没有架子,颇诚恳。要知道,即使在高校中,一些小领导也官僚气十足、目中无人,喜欢摆谱。苏青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在接触的一分钟内,我就觉得这个人可交。苏青至今对诗歌保持着爱好,这很不容易,这也间接表明苏青是怎样一个人。

公心与真诚能够打动人

      我们直接合作并不多,好像只有一本书,间接合作过几次,印象都非常好。苏青能够主动替作者、编者着想,从文字编辑到稿费标准,都与作者商量,而通常出版社不会这样做。在中国,许多出版社对作者不够尊重。

       苏青组织的活动我参加过多次,特别是他调任《科技导报》后,编辑、出版座谈会我参加过好几次。有一次座谈中,一位受邀者脾气古怪,按一些人的说法就是“装圣人”,讨论中气氛有点紧张,苏青极力缓和矛盾,事情迅速平息下来。

      《科技导报》原来办得很一般,苏青接手后,想了许多办法,几年中刊物模样有了很大改观,影响力也大为增强。不过,他曾说想把它办成美国的《科学》和英国的《自然》,我从来没有当真,因为根本不可能。这不是哪个个人努力与否的问题,而是由世界格局、英美等西方国家的科技实力以及英语作为“世界语”的特殊组合决定的。

      有一段时间,与苏青联络少些。苏青调任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科学普及出版社任领导,联系又多起来。中国科协三峡科技出版资助评审由苏青所在出版社具体操办,我参加过几次。

       苏青组织活动非常细致,讲话条理清晰,接待来宾从来十分热情。看在苏社长的面子,我审稿子也格外认真些。说实话,这类评审通常都不够合理(不限于这个项目评审,其他若干图书奖评审也一样),因为专家在一起的时间极为有限,不可能对书稿进行细致阅读,专业也未必完全对口。专家人数有限,专家不可能对所分配的材料都真正是专家,最后所有评委投票,虽然是自由的,其实主要是现场听几个专家口头陈述而投票。在此情况下,直接负责某一类的少数专家的态度、专业素养、判断力起着关键作用。如何改进,需要研究。我对一些事情有意见时,会毫不犹豫地当面向苏青提出来,因为我知道他不会生气。

刘华杰著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

    看得出来,到科普社后,苏青格外忙。这是可以猜测到的。科普社我以前略知一二,是一个老社,人事关系非常复杂,新来者想搞定颇难。几乎没有真心想做事的人愿意主动到这样的社来试试自己的运气。

     据我多渠道了解,苏青领导这个老社实际上也非常不容易。苏青将心比心,自己不追求独特的利益,一些人渐渐理解了新社长的人格、品位,工作上开始配合。我想,换了别人,可能没有那么耐心,事情可能办砸。

      在这一点上,中国科协的领导应当感谢苏青,是苏青让这个社活了起来。虽然有关部门对目前的出版社还有这样那样的意见,但是如果不是苏社长在这支撑着,这个社的局面不会是今天这般。

     最近我到科普社办一件事,间接了解到一件事情:受有关部门指示,要缩减各级编辑人员的办公面积,据说是要落实什么什么规定。我觉得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并不符合中央的精神。

    编辑室中一般有一多半的地方要放置各种图书,实际可利用面积很小。目前大多数编辑室走进去只见“羊肠小道”,要小心躲避才能通过,作者来访时坐的地方通常都没有,再缩小有必要吗?

     不过,听说“指示”来自上级,我没问过苏青,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见。

爱才、善意与宽容

      苏青年纪比我大,但仍然有较强的理想主义。图书出版属于文化建设,理想主义是需要的,毕竟出书不能只从经济角度考虑。

     苏青作为领导,非常爱惜人才。

     这一点相当突出,比如在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时,他把全国优秀青年编辑范春平挖过来了,这个社之后的获奖图书基本上都是范春平做的;在《科技导报》社他重用清华大学刘兵教授刚毕业的一位硕士生,很快这位年轻人就能独挡一面;再比如上任科普社后,从《科学时报》调来极有才干的杨虚杰,委以重任,杨虚杰的工作成绩有目共暏。

     每当苏青听到或感觉到某人有一技之长,他都立即流露出欣喜的表情,并立即表示出愿意接近或者以某种方式与之合作。

《檀岛花事》内附书签

    另一方面,苏青能够特别听得进不同意见,哪怕是在我看来完全无理的意见。对于恩将仇报及攻击性言论,苏青也经常默默忍受,并尽可能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我想,我无论如何达不到这种境界。

     为了事业,苏青宁肯牺牲自己、委屈自己。当说服不大起作用时,苏青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感化人,把这些说成“奉献精神”一点不为过。

     我甚至劝过苏青,希望他注意休息、注意身体,工作不能太玩命。我们总希望,善有善报,这也是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精神支柱之一。为人强势霸道,喜欢“做大做强”,是一种选择,而且通常是上下认可的一种选择,但我并不欣赏。

    做图书,毕竟不同于卖萝卜,儒雅、担当、真诚奉献,是我设想的一种境界,我相信这样努力也总是有回报的,只是这需要时间,人们要有足够的耐心。

善良有时也是弱点

    作为朋友,我也不想全说好的,苏社长也有自己的弱点。从哲学上讲优点就是缺点。苏青最主要的弱点就是:太善良!这个社会并不是理想社会,社会上什么人都有。

     我本来觉得我一不小心就把一些人过分当成了善人,或者初次打交道总是从好的方面理解一个人,但事实无情地教育了我。

     苏青在这方面可能还不如我!没有自我表扬的意思,意在反思我自己。与太善良相关,便是经常表现得过分忍让。作为领导,对一些“负能量”有时迁就太多、处罚不够严厉,便显得爱憎不够分明,反而会“得罪”积极做事的朋友。

     对于处处展示出善意的人,社会应当给予奖励。我猜想,以苏青的智力和社会经验,并非不深谙这个世界的险恶,但他以自己的修养回避了恶的正反馈,对此我们都应当表达敬意。就我个人而言,苏青的言行总能提醒我多一点耐心和爱心,哪怕是爱敌人。

编辑:  果脯网编辑:果品

相关阅读:

同班同学忆李小文院士:喜欢搞点“恶作剧”

李小文专

神奇院士李小文 

李小文不是扫地僧

黄老邪李小文:与学生当堂对饮二锅头

我与李小文老师交往二三事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