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人文

当前位置:首页 >科学人文 >科幻小说 >王晋康系列之二十四:“新人类”:困境中的未来

王晋康系列之二十四:“新人类”:困境中的未来

“新人类”:困境中的未来

    ——读王晋康“新人类”系列科幻 

张懿红   王卫英

    科幻作品不仅是一个民族科学精神风貌在文学上的投影,还是人类想象力的盛宴。构成科幻小说魅力的那些元素,诸如精彩的故事,宏阔的视野,高迈的思想,瑰丽的想象,丰腴的人性等等,都可以从“新人类”系列科幻小说中得到满足。因此,王晋康“新人类”系列是中国科幻小说界不可多得的精品。

    “新人类”系列由基因技术起步,遥想人类作为自诩的地球“主人”、宇宙中一种智慧生命,在过度追逐科技进步的过程中,如何将自身推向道德、良知甚至生存的绝境。由此,小说提出一个问题:科技文明对自然法则的利用是不是一种僭越?如果科技文明最终无法对抗自然法则,一次超新星爆发就可能导致人类物种的灭亡,那么,不断推动科技进步又有何必要呢?

    在“新人类”系列中,这些思考伴随着基因技术变革人类的几个发展方向(或不同阶段)渐趋深入。从《豹人》中的基因嵌接重组,到《癌人》中的体细胞克隆,再到《类人》中的人造生命和电脑上帝——超级智慧体,最后是《海人》中经过智力提升、适应海洋生活的“新人类”——海豚人。跟随小说的情节叙事,读者将踏上一条光怪陆离气象万千的想象之路。

    想象的第一站是基因改良。《豹人》中的谢教授将猎豹基因嵌入人体胚细胞,创造了“豹人”,使之既获得猎豹的强健肌肉和快速奔跑能力,又具有猎豹的残暴野性,从而沦为肉欲的奴隶、嗜血的暴徒。同时,对科学研究的痴迷、执着与激进,也造就了谢教授这种丧失人伦亲情的科学怪胎,研究者与研究对象都被科技新发现推向人性沦丧的绝境。

    想象的第二站是克隆人。《癌人》中,想象将细胞核移植与癌细胞“海拉细胞”结合,克隆出永生者“癌人”。然而这一突破进一步腐蚀人性与道德,不仅使癌人沦为被追猎的器官供应者、人类社会的异类,还导致其人性扭曲,形成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海拉细胞的克隆,充分暴露了克隆人在技术、伦理、道德、哲学、社会关系等方面可能存在的弊端。

    想象的第三站是人造人。在《类人》中,这项技术的成功及其产业化导致比奴隶社会更加黑暗的等级制度。类人的非人化造成大量人间悲剧,充分体现了人类文明的残酷本质,凸显科技文明与道德理想的悖谬性。小说中另一重要的科幻想象——电脑联网产生的“超级智慧体”则成为反制人类的电脑上帝,是又一种技术异化现象。

    《海人》是想象的最后一站。小说以超新星爆发导致地球灾变考验人类科技文明的价值和意义。小说中最后一对地球人分道扬镳,女先祖创造了“海豚人”和“不追求做最强者”的海豚人和海人社会。小说有关末日后人类的科幻想象是老子式的,海豚人和海人优势互补和谐共处的世界是一个顺应自然,以柔克刚,绝圣弃智,绝巧弃利的社会,这意味着对人类科技文明的全盘否定和毅然摈弃。至此,作者对科技文明的反思与批判达到思维极限,陷入传承文明与科技进步的吊诡。

    “新人类”系列关于未来人类的想象是超前而又自洽的,作品以大气磅礴而逻辑缜密的想象描绘萌芽中的未来,并通过法庭辩论、会议发言、当面对质等思想交锋的形式,让不同人物传达不同声音,留下富有张力的思考空间。小说体现了作者超绝的想象力与思想力,给人拨云见日、豁然开朗的新鲜感和启迪感。

    成功的科幻小说必须具备可读性。“新人类”系列的每一部都以悬念设置和情节结构的精巧,矛盾冲突的紧张与合理,人物性格的丰满,背景描写的真实,以及贯穿在科幻大视野中的民族风格,保证了小说的文学性、可读性。

    四部长篇均融合了侦探小说的悬疑、推理、惊险等要素。案件,秘密,寻找真相的记者、警察、间谍、推理小说家,逃亡与追杀,阴谋与爱情,背叛与复仇,这些侦探悬疑元素的运用增强了“新人类”系列的可读性。作者往往在开头埋下伏笔,设置悬念,然后引导读者跟随情节发展抽丝剥茧,寻找问题的答案。比如《类人》在开头三节中铺开三条似乎互不相干的线索,一是类人工厂创建者何不疑在众目睽睽之下偷出一名类人婴儿;二是自然人齐洪德刚与类人任王雅君的爱情悲剧;三是科学家司马林达的离奇自杀。随着故事逐步展开,三条线索交错融合,几股力量的交锋推动情节发展,疑惑一一揭开,结局水落石出。

    “新人类”系列科幻小说的矛盾冲突紧张激烈又合乎逻辑,能够吸引读者去思考相关科幻主题。比如《豹人》中田歌、谢豹飞的浪漫爱情被谢豹飞无法控制的野性肉欲毁灭,造成二人同时殒命的爱情悲剧;《海人》中女先祖与男先祖的思想分野使昔日恋人变成敌人,最后竟不惜以诡计暗害对方;《癌人》海拉与政府的对抗不断升级,直至演化为两个世界之间你死我活的战争。

    作者笔力雄健,刻画人物寥寥数笔,但个性鲜明,即使只出现一两次的次要人物也很出彩,比如《癌人》中睿智圆融的民政局局长老赫,《类人》中热情淳朴的放蜂人张树林。他非常注重人物性格的丰满,笔下人物不是思想观念的传声筒,而是充满人性光彩、能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艺术形象。《癌人》描写了癌人海拉童年生活的天真快乐,遭到绑架、被切除肾脏之后的阴冷怀疑,逃亡之后的反社会心理,层次分明地勾勒出海拉人格形成的特殊演变过程。

    科幻小说多悬空设想,容易导致生活实感不足,但“新人类”系列科幻小说总给人以扎实的现实感,不仅能将生活细节融入科幻想象,还能够在想象中构建细节真实感。前者如《类人》中何不疑对伏牛山中童年生活的回忆,后者如《海人》中对海洋世界和海洋动物生活的精彩描写。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小说的民族性。“新人类”系列科幻小说虽然放眼世界,但其浓郁的中国风令国人倍感亲切。这不仅体现在小说中那些具有中国背景的人物形象的塑造,以及有关中国地域风景和生活场景的生动描绘,还体现在中国文化、中国式价值观与思维方式的浸润,比如《海人》中的老子思想、覃良笛撰写的半文言“圣禁令”。对科幻小说民族风格的用心经营,这恐怕是王晋康对中国科幻小说、世界科幻小说的独特贡献。

 

                                             ——原刊于《科技导报》2013.15

                                 (作者:兰州城市学院教授;科学普及出版社副研究员)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