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人文

当前位置:首页 >科学人文 >科学文艺 >浅谈中国电影的意境表达

浅谈中国电影的意境表达

    在中国传统美学思想范畴里,意境是最高层次的表达。而随着电影在中国的兴起和不断发展,中国电影导演也更喜欢将意境呈现在电影中,以达到更高层面的表达效果,以及东方韵味的独特抒情方式。因此,在研究中国电影的意境表达时,我们也应当从电影中的意象入手,来解析中国电影中意境构造的特点。

 

  一形式化表达

 

    在意境的形式话表达上,最突出的就是诗意化表达。在中国人的思想中,提到诗意,最先浮现的就是传统国画以及诗词的表达。山水田园,最真切的体现了中国传统思想中寄情山水、脱离世俗的思想,也最能体现道家思想中对于自然的崇拜和天人和谐的追求。在华语电影中,对于中国山水的构建,正是中国电影中意境构建的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大量的中国导演喜欢用大篇幅的镜头来多层次的表现中国山水婀娜多姿的魅力。也因此构建了中国电影中独特的诗意表达。

     2011年上映的由章明导演执导的电影《郎在对门唱山歌》,就是一部典型的诗意化表达的电影。电影讲述了一对年男女因山歌结缘的爱情故事。电影的取景地位于陕西安康市的紫阳县。电影中,运用了大量的镜头描绘了紫阳的山水。一条河横贯而过,河的对面是山,山间隐隐出现的一缕缕青烟。宋朝王维有诗作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电影中的镜头,将这句诗表现的淋漓尽致。在这里,我们要提一个问题。同样是山水,艳阳高照的山水与云山烟水所要表达的意境,有何不同呢?叶维廉在《中国诗学》中谈到:道家要破解封建制度下圈定的(王道,天道)和名制下(君臣,父子,夫妇等)种种不同的语言建构,好让被压抑,逐利,隔绝的自然体(天赋的本能本样)的其他记忆的复苏,引向全面人性,整体生命的收复。道家要解除语言暴虐的框限的精神投向,要我们不死守,不被锁定在一种立场,重获一种若即若离若虚若实的想象空间。[1]叶维廉在书中以山水画为例,这里,我们可以以《郎在对门唱山歌》为例,让观影者自由无碍的浮游在鸟瞰,平视,仰视等不同的角度,但不锁定在单一的透视或者一种距离内,而是让观影者不断的变位来消解视线。用前景和后景之间的云雾把我们平时的距离情感消解了,使得观影者不再被锁定在一中距离里,而产生一种自由浮动的印记活动。在电影中,导演使用云雾缭绕于山间,河水水流而过的景别处理,使得观影者在这样的画面之中享受到一种在虚与实之间不断寻找的视觉体验。也在虚实之间构造出一种别样的诗情画意之美。



      在《郎在对门唱山歌》这部电影中,导演除了运用云山烟水来构造意境之外,还运用了山歌来凸显出该电影的诗意。山歌就是这部电影的另一条主线。整部电影都围绕着山歌串联而成,从相识到相知,甚至到最后的离别,都由山歌来作为情感的牵引,情绪的铺垫。这首山歌名字就叫《郎在对门唱山歌》。歌词极力描写了男子在对门唱山歌之动听。而这首山歌的歌词构造,像极了《陌上桑》种描写秦罗敷的片段。在山歌中,为凸显郎的山歌唱的好听,描写了在郎对门的女子,听山歌听的已经踩不得云板丢不得梭。诗意的歌词,婉转的曲调,在青山绿水之间隐隐环绕,这些意象的结合,就构成了《郎在对门唱山歌》这部影片的意境表达。

    二现实化表达

      与电影的形式化意境表达相对应的就是现实化意境表达。如果说形式话表达都是建构一定的框架上的话,现实化表达就已经不在拘泥于形式,不再使用构图以及一系列的形式化构造来完成意境的构建,而是通过纪事化地手法来完成意境的构造。意境的现实化表达,不得不提到的一个人,便是贾樟柯。写实的镜头语言却可以表现的有诗意,有意境,导演的情怀通过整个电影的镜头塑造淋漓尽致的得以表现。

      电影《二十四城记》是2008年上映的由贾樟柯执导的电影。电影围绕着一个国营老厂的三代厂花展开,通过不同时代的人物的言语以及形象的表达,塑造出一个不断改变的城市的形象。电影的风格很像一部纪录片,甚至里面的许多角色,许多镜头,都是真实的,没有通过任何艺术化手段的塑造。影片中,有对工厂里老工人的采访,他们外形的沧桑与技术的熟练,都真实地反映了老一辈工人的的形象和生活。但是实中有虚恰恰就是贾樟柯导演能够将写实化电影升华出意境的重要手段之一。前文中已经提到,意境,就是建立在虚实之间的一种表达方式,形式化表达,更注重虚的展现,而现实化表达却更注重实的表现。但是只有实是否能完成意境的展现呢?这个答案是待定的。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贾樟柯导演的这种半虚半实的表现手法,是一种很好的方式。除了对于成发厂真实员工以及场内拆迁的大量实拍镜头,导演也虚构出了各位主要的人物,来完成整部电影的意境构建。吕丽萍,陈建斌,赵涛,陈冲这几位演员所塑造出的角色就是根据真实情况所虚构出的人物。但有趣的是,在这种虚构的人物中,又有太多真实的成分在里面。所以当观众在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不仅能够体会到电影的真实感,也能够感受到,通过虚构和升华之后,所表达出的意境与情怀。除了叙事机制,镜头运用,也是电影《二十四城记》现实意境构造的一个重要的部分。导演运用了大量的长镜头来表现人物以及场景,首先长镜头,能够给观众一种真实的,不加修饰的感觉,但通过演员的表演以及镜头的摇移,又升华出一种意境,这种意境是难以言表的,是一种,即使你没有经历过变迁,也能被感动的情怀。


      在影片的结尾处,导演引用了一句诗成都,仅你消逝的一面,足以让我荣耀一生。便是整个电影意境的升华。但这句诗,与前文中分析的诗句有很大的差异。不再有平仄的韵律,也没有对仗的手法,但却是意境表达中重要的一个意象。写实,但却可以发散出多种思想的表达方式,正是现实意境构建的主要手段。

 

    三总结

      在不断变更的电影浪潮中,意境的表达,也在不断更换思路和方式。但是无论是形式化表达还是写实化表达,都是展现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表达方式,所以根基离不开中国古典哲学思想。也正是因为以这种哲学思想为根基,才使得中国电影,在经受世界电影浪潮的挑战时,能够树立起自己的一面旗帜。无论电影的视听语言发展到何等阶段,根基与思想,都是不可被磨灭掉的本源,也都是具有竞争力的手段。


 参考文献:

[1]中国诗学》 叶维廉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6年7月第1版

[2]从“陌生化”理论视阈看第五代电影色彩语言》王凌云 江西师范大学 硕士论文


作者简介:孙文杰(1990-),女,汉族,山东省莱阳市人,戏剧与影视学研究生。单位:四川师范大学,研究方向:电影理论。

果脯网编辑:果粒

相关阅读:

十句话说说IP电影
优质的IP会有系列化产品。比如我们熟悉的金庸,他作品中有个IP“射雕”,因此他也有个射雕三部曲。另外包括那些“东邪西毒”之类的电影,人们在心里都会与“射雕”联系起来。再如“囧”系列,是徐峥的电影,泰囧,港囧等,这是一个IP。
好莱坞筹拍马云传记电影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