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人文

当前位置:首页 >科学人文 >科学文艺 >公共汽车上的人生百态

公共汽车上的人生百态

    汪曾祺老先生在《人间草木》中专门写了一篇题为《公共汽车》的文章,老先生用细腻朴实的笔法真实又详细地描述了80年代北京拥挤的公共汽车和公共汽车上的各种不同的人。汪老先生写公共汽车上的乘客,也写公共汽车上的师傅和售票员。公共汽车上有态度凶恶、敷衍了事的司机和售票员,也有热心开朗的售票员,有坚定、自信、耐心的中年司机,有形形色色的乘客。


  公共汽车大抵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真实社会,公共汽车拥挤而敞开,陌生的人上了又下,下了又上,因为人多又彼此不熟悉所以没有寒暄和伪装,在这里恰恰是无意识地流露一个人真实修为和品质的时刻。汪老先生说人是有各式各样的,一个人的品行其实就在细节里,在说的一句话里,在那个人的眼睛里,而公共汽车是观察的一个窗口。

  于是,我就想起了我曾经坐公共汽车的一些经历。现在交通发达了,前几年还有专门的售票员,现在也都取消了,一律用录音播放器取代了。公共汽车到今天依旧拥挤,而且现在的人都火气特别的大,又特别着急,我也观察过不少公共汽车司机,很多司机都非常急,往往是到了站,上车的乘客人还没站稳,车就迅速启动了。偶尔,城市里总是少不了那些为我们提供基本生存和生活条件的人,比如郊区挑着新鲜蔬菜上来卖菜的农夫,背着沉重行囊的农民工,拿着扫把上车的清洁工。曾经有几次,我亲眼看见一些挑着菜担子和背着背篓的老人或妇女总是少不了在司机的急促刹车和快速启动中被甩动的左右不停地摇晃,在颠簸摇晃中他们需要及时找到一处地方扶稳站好,多数时候他们还会招来嫌弃。


  有一次,车上人也不是特别多,两个挑着空空的菜担子的妇女上车来,显然她们是已经卖完了菜了,两位妇女上来了还没找到地方站稳,司机就快速启动加大油门开出去了,那两位挑担子的妇女差点被晃悠摔倒,幸好在最后时刻拉住了车上的手环。我免不了为她们捏一把汗,可是多数时候这些妇女总是尴尬和自嘲地笑笑就过去了。其实我有时从心底佩服这些劳动妇女的豁达,即使受了惊吓也自嘲开来。这样的情况还真是不少,有时是这些妇女,有时是老人,有时是学生,我总是不了解为什么现在所有的人都这么着急,争抢着那几秒钟。


  当然,公共汽车上发生和折射的事件远远不止这些,近年来的让座争吵事件,“咸猪手”事件、公共汽车上不雅事件也层出不穷,公共汽车似乎随时在体现和考量着我们的公共意识,也在暴露着我们隐藏的社会问题。但,我仍然记得有一次我坐公共汽车让我感到动容和温暖的一幕。那天下午我要去城市里的一处新的开发区开会,因为比较偏僻,我坐的是27路公车,上车后人也不是太多,我在后排找了一个座位坐下。那时,外面在下着小雨,我一直在看着窗外。直到车到了一站,一个背着背篓,背篓里装着罐子的六旬老人上车来才将我的注意力拉回来。老人上车后投了一元钱然后就走向后面的座位,奇怪的是车一直稳稳地停着没动,这时我才注意到司机正在透过反光镜观察,他一直没有开车,他在等那位背着背篓的老人坐下来坐稳。那位老人也意识到师傅正在等他,他加快了一点速度,先是把背篓放稳在座位上,人还没有坐下就赶紧对着师傅招呼:“好了,我可以了。”那位司机这才开车继续前行。


  这是很细微很细小的一幕,如果不是时间停顿的稍微长一点我可能也不会注意到,我看着那位师傅,是位比较清瘦大约40来岁的中年男子,我不知道车上其他的乘客注意到这一幕没有,车里一直沉默着。窗外的雨已经下的更大了,师傅稳稳地开着车带我们穿过这个城市,水珠顺着车窗玻璃流下来,我坐在27路公交车上,感受到这很细节,离我很近的温暖。

  公共汽车里,人是有各式各样,一个人的品行其实就在细节里,在说的一句话里,在一个动作里,在停顿等待的几秒时间里。

   作者简介:心情,80后作家,曾在国内某知名网站连载小说《从你的生命走过》。本文为原创文章,如转载请联系果脯网。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