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里书外

当前位置:首页 >书里书外 >图书出版 >校园植物:一草一木总关情

校园植物:一草一木总关情

     201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原校长许智宏主持编著了一本北大校园植物图谱《燕园草木》。该书出版后受到师生和游客的欢迎,短时间内重印多次。

      北京大学燕园校区共有植物约450种,但《燕园草木》一书只收录了185种,为弥补这一遗憾,满足人们在校园里识花认草的需要,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刘华杰又编著了《燕园草木补》一书,另外收录71科232种植物。

      

      “两书合起来是对北京大学校园历史的一种具体记录,不但有助于读者辨识校园中绝大部分植物,也有利于复兴博物学文化。”刘华杰说。

校园植物是一种记忆

     《燕园草木补》一书中所有植物的照片全部出自刘华杰的镜头之下。

     1984年,刘华杰进入北京大学地质学专业学习,从那时起,他就养成了跑遍北大校园拍摄植物的习惯。《燕园草木补》中收录的植物照片则是他近些年拍摄的。

    对于拍摄这些照片,刘华杰并没有严格的计划,有时是设计好后专程拍摄,有的就是顺路而为。当然,为了编写这本书,也有一些角落是他专门过去察看的,特别是为了拍摄水生植物,他不得不多次下水,腿上还因此被划伤得很厉害。

      对于久在校园的刘华杰来说,校园植物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对有些植物印象特别深刻,只要我活着,恐怕就会一直记着这些植物的模样、它们在哪个特殊的地点。如果某一天我经过时,发现某某植物不见了,我会非常吃惊,会心情不好,会考虑究竟发生了什么。”刘华杰告诉记者。

           

                                     北大的银杏树

     母校植物的记忆是那样难以割舍,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工程师林秦文谈起母校北京林业大学时说:“在林大,因为有些专业的学生学习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到校园里认植物,所以学校会特意在校园中引种很多植物,其中乡土物种大概就有100多种。”林秦文自己则对校园家属区偏僻角落里的一株拐枣情有独钟。

     “那时候,每年开春,只要植物一长出来,我们就会去校园转,看各种植物,有一天就看到了这一棵拐枣,那是校园唯一一棵。它开得很茂盛,花长得很奇特,果实还可以吃,甜甜的。”

    “喜新不厌旧,是博物至理。”刘华杰感叹。在他看来,校园、家乡,有着特别的含义。“北大的校园植物种类多、配置讲究,与建筑交融混成,成就了北方难得一见的优美花园。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重要的,它们作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进入了记忆。”

“不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在林秦文眼中,在如今满是钢筋水泥的现代都市中,校园是那一抹珍贵的绿色。

     “校园是比较重要的多样化植物的生长地,一些校园引种的植物种类难得一见,有些甚至是珍稀濒危植物。”林秦文说,比如,在清华大学校园里就有一棵珙桐,俗称鸽子树,被称为植物界的“活化石”。“在北京,这种树恐怕只能在清华大学校园和北京植物园中见到。它本身是南方植物,在北方很难栽培,却在校园中长得郁郁葱葱。还有北京语言大学的蚊母树等,都是北方比较少见的树种。”

     “可见,校园也可以起到保育濒危植物的作用。而且,校园植物直接面对学生,有着重要的科普意义,同时还可以为城市增加植物种类。”林秦文说道。

     校园植物如此重要,但令人遗憾的是,现在仍有很多校园植物面临着无规划、不协调地被购买、栽种、修剪、遗忘、抛弃和清除的命运。

      “校园植物有来有去,这很正常。如果变化得太快,则不正常。现在正是后面一种局面。”刘华杰表示。

     在书中,刘华杰特意放上了一张他在2015年5月从北京大学理科教学楼二楼教室向北偏西方向拍摄的一张照片。他的镜头中,是一排7株鹅掌楸中的一株,树的旁边就是正在忙碌着的工地现场,地上有下挖的大坑,空中有起重机吊起的钢梁。“6月初这些死去的大树已经被清除。”刘华杰在照片旁边写道。

     “因各种原因破坏校园植物,很多人认为只是经济上划算不划算的问题,不涉及伦理正当与否的问题。但也有少数人认为,植物作为生命,不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在刘华杰看来,现在校园植物面临着一些共同问题。“有些校方认为植物不太重要,并不把它们当回事。另外,在引种上通常对于整齐性的考虑较多,缺乏多样性考虑。景观、园林设计要有更多的植物学和人文考虑,现在做得很不够。校园植物的栽种既要考虑科学性也要考虑人文关怀。”

     对此,林秦文表示赞同,认为目前各校园里还是引种外来种比较多,乡土物种力量相对薄弱。“有些校方可能不把增加物种当作目标,只是追求时髦好看,引进很多商业化的国外物种。但乡土物种却对生态非常重要。所以,在引种时最好综合考虑,增加物种多样性,这样鸟类也会增加,需要用到的农药也减少了,更有利于保护生态环境。”

“百年树人,也要百年树木”

     北京大学现在已经有了两书互不重复、互为补充的植物图谱。在刘华杰看来,等条件成熟,北大还需要编写一部更全面的综合性《北大植物手册》或更严肃的《北京大学植物志》。

     在《燕园草木》出版后,《珞珈山植物原色图谱》《水木湛清华——清华大学校园植物》《湖南大学校园植物总览》《康乐芳草》《南开花事》《复旦校园植物图志》等一批校园植物图谱也相继出版,展现了全国各地大学校园内的草木景致。

     “这是非常好的事情,特别需要一些大的学校走在前面,起带头作用。校园植物手册也应当不断修订,出新版本。”刘华杰认为,这样的手册有许多用途,比如方便校园师生就近开展博物活动,还可作招生宣传,或者作为礼物送给他人。同时,这也是校史的一部分。“希望所有的学校都能编写并正式出版自己的校园植物手册,有条件的还可以编动物手册、鸟类手册。”

       如此,在摸清家底的情况下,刘华杰认为,校方应当成立“校园美化委员会”,对校园未来植物的引种和管理作出中长期规划,考虑好长远看来本校园应当引进什么物种,本地种与外来种的比例如何,避免临时突击、乱栽乱种和随意搬迁与毁坏。同时,应该对引种的植物种类登记造册,详述植物的学名、来源、费用、引种时间等,对其生长状况进行监测。

     “校园植物,一草一木总关情。百年树人,也要百年树木!”刘华杰感叹说。

校园植物引进原则

     由于校园空间有限,刘华杰认为,引入植物可以考虑几个原则。

     多样性与节约原则。除了一般性观赏外,引种植物应该着眼于丰富校园植物的科、属、种,有利于分类学和生物多样性教学。尽量不重复引进,控制每类植物引进数量。应该严格控制草坪数量,避免每隔几年换一次草坪。尽量少引进不易成活的植物,尽量少折腾已经植入的植物。

      本土性原则。校园应当贯彻新型植物园理念,优先展示、保护本土物种,不盲目引进外来种。遵循匹配原则,充分考虑校园各处的地形地貌和水体特点,引入相应的物种。植物配种应该考虑四季的变化,在观叶、观花、观果等方面有精细的设计。

      遵循记忆原则。由于校园植物情感上的特殊性,引种时可以侧重那些能对师生、校友留下长久、美好印象的物种。

     还可以适当栽种一些纪念树,物种选择要考虑周全,比如要适合本地生存,要足够长寿,要有相当的“气质风度”。过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这些树应当还健在。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6-03-18 第6版 读书)

     编辑:果脯网编辑 果品

    相关阅读:

对照图,识身边的草木!
天清地明草木萌,气机转防血压病
博物学者草木华杰亲身考察创作《檀岛花事》杀青
校园植物:一草一木总关情
博物类图书专题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