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里书外

当前位置:首页 >书里书外 >图书出版 >花钱当教材主编 揭图书出版“挂名主编”灰色利益链

花钱当教材主编 揭图书出版“挂名主编”灰色利益链

     “拿到正式出版的书以后,我才发现在版权页和扉页上,副主编加了好几位,一个都不认识。”

     近日,高校教师刘强西向记者爆料,若干年前他参与了某高校出版社的国家“十一五”规划教材《XX导论》一书的编写,该书2009年出版,由刘强西的同事、资深教授张文彬担任主编。

      “当时,张文彬教授召集我和另两位同事赵顺良和孙玉刚一起编写,大家分工,各写了3章左右,最后由张文彬来统稿。”刘强西老师回忆,当他拿到书稿时,意外发现副主编多了3个人,而且他并不认识。

      记者辗转得到了这本2009年版的教材,在扉页背面看到了“编写委员会”名单,副主编一栏,除了刘强西和赵顺良,还有李佳顺、宋志国、王爱东。据刘强西指认,这几位不认识的“副主编”,正是李佳顺、宋志国、王爱东,而另一位参与编写的同事孙玉刚的名字,却没有出现在编委会名单上。

    记者细览发现,这本《XX导论》的“后记”由张文彬执笔,其中第三段详细介绍了参与写作的人员分工——第一章由张文彬、杜鹏祥(刘强西的学生)合作编写;第二章、第六章和第七章由赵顺良执笔;第三章、第四章和第九章由刘强西写成;第五章和第八章由张文彬、孙玉刚编写。最后统稿由大家共同修改完成。

    教材“主编位”网上公开卖 最贵2万最便宜5500元

    “第一主编9000元、第二主编8000元、第三主编7000元”,花个万八千,就能买个大学教材主编当?中介公司告诉你,这个真的可以有。记者暗访发现,从内容代写、主编挂名、出版入库到代购代销,围绕图书“挂名主编”已形成了一条灰色利益链。

     “专著教材代写,为您职称评审保驾。正规出版,211高校出版社、国家部委直属出版社等十余家出版社;安全操作,教师、医生可后付款。”在一个有1300多名成员的“图书编辑出版”QQ群里,类似广告循环发送。记者以急需评定职称为由,进群咨询了多名代理。

       “您是同行?要什么方面、什么位置?拿大号(注:常用QQ号)加我谈,没有大号就打电话。”代理们一开始很警惕,反复要求记者“用大号”“打手机”“加微信”。

      随后一名代理表明身份:“我们是某出版社的,和多家高校出版社有合作,每本专著的主编,前三位都可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查到,也就是上CIP(图书在版编目)。”

     这名代理说,副主编无法上CIP,“如果别人跟你说副主编可以上,你得先去查清楚才行。”其他几名代理也证实,对副主编的收费很便宜,但名字只会出现在书的前言。

      几番沟通,记者收集到6名代理的“主编、副主编”报价。归纳来看,“第一主编”的价位从8000元至21000元不等,“第二主编”价位6500元至17000元,“第三主编”价位5500元至7000元,副主编价位从1000元至3000元不等。

      一名代理称,价位根据出版社的级别定,买家出多少钱就可以挂对应档次的出版社,他所代理的国内一家名校出版社,想当教材“第一主编”,收费在2万元以上。

     见记者这么有心,一名代理“善意”提醒:“挂名可以,但一般不能预定出版社,因为各家出版社报选题的日期不同,我们一般都选快的出版社,哪个出版社快从哪个社走。”

    “挂名主编”究竟如何操作?

    为了弄清“挂名主编”交易全过程,记者尝试在某QQ群联系了一名叫“袁编辑”的代理。“袁编辑”首先给了记者一串CIP号:2017289572,“《教育现代化与教育设备管理》,何某某著,CIP才下来不久,你查查这个。”

       记者登录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查到了“何某某著”的《教育现代化与教育设备管理》,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显示,这本书2017年11月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ISBN(国际标准书号)号为978-7-5402-4771-3。

    接下来,“袁编辑”向记者展示了这本书的“作品签约合同”。在这份委托代理协议中,“著作权人(权利人)”是“XXXX有限公司”,“著作签约人(代理人)”即是“袁编辑”所在的XXXX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袁编辑”告诉记者,“权利人”这一栏可以写作者的名字,如果作者觉得不方便,也可以像何某某一样,委托给代理公司,由后者与他所在的中介公司签订合同。“袁编辑”表示:“我们合作过很多次,假不了。”

     记者在上述合同里看到,“权利人”授予代理人“在本协议有效期内,代理上述作品的出版权”,而代理人则“有责任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以及广泛的人脉关系,帮助权利人争取各种签约机会,并将联系进度和意见及时反馈给权利人”。

    该合同注明,代理期从合同签订之日起至“主编挂满后6月出版”,落款是“XXXXX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并盖有合同专用章。

    一条龙帮你出专著、挂主编

    记者暗访发现,代写、挂名、出版、代销,“挂名主编”已然形成了一条产业链。

    在一些网络交易平台,提供“挂名主编”服务的商家不少。一些卖家为了证明自己“靠谱”,还让买家“晒出”了图书实物照片,并留言“合作了很多次,有诚信!”等。

      一名卖家说:“只要肯出钱,稿子不用你写,主编、副主编随你挑,你只需要动员学生、亲友在内的人脉资源,帮忙代销一定数量的图书就行。”

    为确认“挂名”图书是否为正规出版物,记者根据网店“晒出”的书名、出版社和ISBN,前往国家图书馆,在书架上找到了对应的实体书。

      国家图书馆工作人员介绍,出版社出版图书后,应将样本送交国家图书馆。只要未特别标注“非正式出版物”,馆内藏书均默认是正规、合法的公开出版物。

     “是正规书不奇怪,因为中介去出版社买的是真书号。”某高校出版社总编辑一语道破,“这其实就是买卖书号的升级版,出版社把书号卖给中介,由中介张罗后续经营事宜。”

        关于这些图书的来源,一名代理称,公司有编辑团队撰写各类专著和教材(而且他们攒的图书极可能会有侵维隐患),专供“挂名”出售。根据其提供的截图,仅商科类就有近百种教材可供“挂名”出版。此外,在他人编写的教材中附上第二、第三主编或多名副主编“搭顺风车”的现象也很常见。

    署名权买卖违法 卡住“需求”很重要

      “同样出本书,我们三五年,人家三五万。”一位高校教师说,拿钱买主编还能评职称,对踏实做学问的教师太不公平。

     北京科名专利代理事务所合伙人郭杨表示,按照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署名权不可转让(属于人身权),没有参加创作的人,不能成为合作作者。“挂名主编”是对著作权的一种非法转让行为。

     多名中介代理人员表示,买家“挂名”主编、副主编,多数就是为了职称评定,因为现在一些单位仍然将担任专著或教材的主编、副主编等列为职称评审条件。

      “按说这不该作为职称评审依据。”在多家出版社担任法律顾问的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小伟告诉记者,著作权法并没有主编、副主编的说法,“作者才是参加作品创作的人,而主编、副主编主要承担统稿和联系作者这类行政事务性工作,并非创造性劳动。”

     出版行业人士呼吁,建议不再将主编、副主编、编委等作为评职称的条件。同时,出版社也应该坚决杜绝书号买卖,斩断署名权买卖利益链。

      友情提示:著作权人不能是中介公司,是真正创作这部作品的人,他才能在作品上署名。

   编辑:果脯网编辑 果品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